“豫章書院”非法拘禁案再次開庭,創辦者吳軍豹拒絕公開道歉

澎湃新聞高級記者 朱遠祥

2020-07-04 09:51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7月3日,南昌市青山湖區法院開庭審理此案。 中國庭審公開網視頻截圖

7月3日,南昌市青山湖區法院開庭審理此案。 中國庭審公開網視頻截圖

7月3日,戴著眼鏡、穿著看守所藍色馬甲服的吳軍豹,與他曾經的搭檔任偉強,一起出現在法院庭審的網絡直播視頻里。這是他2019年11月被逮捕后,首次在公眾場合露面。
當天上午,南昌市青山湖區法院公開審理“豫章書院”非法拘禁案附帶民事部分的內容。提出附帶民事訴訟的羅偉等3名被害人,要求吳軍豹公開道歉并賠償損失,這些訴求被吳軍豹拒絕。
這是“豫章書院”案的第二次開庭。今年4月29日,此案刑事部分已通過網絡視頻的形式進行審理。
據澎湃新聞(www.vygwp.com)此前報道,“豫章書院”的全稱是南昌市青山湖區豫章書院修身教育專修學校,2013年5月由吳軍豹創立。2017年10月,“豫章書院”被曝出涉嫌非法拘禁學生。此后學校停辦,一些學生陸續向警方報案。
此案由南昌市公安局青山湖分局偵查終結,2020年1月移送青山湖區檢察院審查起訴?!霸フ聲骸崩硎麻L吳軍豹、校長任偉強以及3名教師(教官),被公訴機關指控犯非法拘禁罪——利用“小黑屋”,對新入學的學生進行7天左右的關押禁閉。
7月3日庭審結束時,審判員宣布,將在7月7日進行宣判。7月3日庭審之前,三名原“豫章書院”學員在法院門口合影。 澎湃新聞記者 朱遠祥 圖

7月3日庭審之前,三名原“豫章書院”學員在法院門口合影。 澎湃新聞記者 朱遠祥 圖

吳軍豹拒絕道歉,稱“為糾正不良行為”“家長默許”
7月3日上午,此案在南昌市青山湖區法院第一審判庭審理。多名遠道而來的志愿者、記者和原“豫章書院”學生未能進法庭旁聽,有175個座位的審判庭僅進入4名旁聽人員。出于疫情防控的考慮,吳軍豹、任偉強兩名被告人在南昌市第一看守所的提訊室內,通過網絡視頻參加庭審。
這是一場“學生起訴校領導”的刑事附帶民事訴訟。作為原“豫章書院”學生,今年26歲的羅偉、19歲的貝貝(網名)坐在法庭的原告人座位,20歲的陳某堯則委托代理律師出庭。他們起訴的對象是“豫章書院”投資人吳軍豹,羅偉提交訴狀后又申請增加了原校長任偉強為被告人。
羅偉、陳某堯、貝貝三名提出附帶民事訴訟的被害人,先后于2013年、2015年和2016年被父母送入“豫章書院”接受“改造”,均有被關“小黑屋”的經歷。
三名原告人在訴狀的訴訟請求中,均在“第一條”寫明:請求法院判令吳軍豹公開賠禮道歉。
“不但是向我們三個人道歉,還要向所有的學員、家長道歉?!?月2日晚上從大連趕到南昌的貝貝對澎湃新聞說,他遠道趕來出庭就是為了討要“公道”。羅偉則在訴狀中寫明,要求吳軍豹、任偉強在全國性媒體和網絡平臺公開道歉。
吳軍豹當庭表示,羅偉等人的訴求有“炒作”的目的,“羅偉要求我到網絡平臺公開道歉,這是想繼續炒作案情,我不可能接受?!?br />
除了“公開道歉”,羅偉、貝貝、陳某堯還要求吳軍豹等人賠償醫療費、交通費、后續心理治療、精神損害撫慰金等費用,三人“索賠”的數額分別為33萬余元、20余萬元、12萬余元。
“對于受害者來說,身體上的疼痛是暫時的,可是精神上的傷害卻是長遠且難以愈合的?!绷_偉的代理律師張程說。
吳軍豹的代理律師則稱:公開道歉和精神損害賠償,不屬于附帶民事訴訟的審理范圍;此外,三名原告人提出的其他損失賠償,沒有事實依據和法律依據。
羅偉說,自己的一些治病發票多年前丟失了。當天的庭審中,羅偉的外婆和阿姨出庭作證稱,羅偉當年從“豫章書院”出來后“面黃肌瘦”,經常作噩夢,她們曾陪同羅偉去醫院看病,去精神病機構治療抑郁癥。
對此,吳軍豹并不認同,“他來豫章書院之前就有心理疾病,怎么是我們這邊造成的呢?”
對于貝貝的“自殺”說法,吳軍豹也予以反駁。此事發生在2016年8月,貝貝在“豫章書院”期間喝下洗衣液,被送往醫院搶救,“我喝了三四口,當時我不想活了,實在受不了?!眳擒姳獎t在法庭質疑,貝貝喝洗衣液自殺是“自導自演”,“他只是為了離開豫章書院”。
在庭審中,吳軍豹發言積極,多次因“跑題”被法官打斷。他請求法院駁回三名原告人的所有訴求,并拒絕法院進行調解。吳軍豹認為,自己涉及非法拘禁具有某種“特殊性”,是為了教育糾正孩子的不良行為,且得到家長默許。
“如果一定要進行一些賠償的話,那要把所有人都算進來,包括負有責任的家長在內?!眳擒姳拇砺蓭熣f。貝貝則當庭回應稱,家長們是被“豫章書院”的虛假宣傳所蒙騙,并不清楚“里面”的真實情況。被害人羅偉到現場指認“小黑屋”。他曾被關在里面7天。 澎湃新聞記者 朱遠祥 資料圖

被害人羅偉到現場指認“小黑屋”。他曾被關在里面7天。 澎湃新聞記者 朱遠祥 資料圖

受害人律師:希望法庭對吳軍豹是否真心“悔罪”予以考慮
在7月3日的庭審中,吳軍豹的代理律師多次強調,“公開道歉”并非此次附帶民事訴訟的審理范圍。羅偉的代理律師張程回應稱,由于本案刑事部分的起訴、審理均未通知被害人,被害人未能參加此前的刑事庭審,“因此這次提出的賠禮道歉請求,不僅僅針對本次附帶民事庭審,也包括了被害人對未能參加上次刑事庭審而提出的補充要求?!?br />
此案上一次庭審,是在2020年4月29日進行。包括羅偉、貝貝在內的多名被害人告訴澎湃新聞,上次開庭他們均不知情,也未接到任何告知信息,導致未能及時提出附帶民事訴訟。
上一次的庭審,主要圍繞被告人的刑事犯罪事實進行審理。受審的被告人除吳軍豹、任偉強之外,還包括原“豫章書院”的安全處主任(總教官)張順,以及教師(教官)屈文寬、陳賓。
南昌市青山湖區檢察院起訴稱,2013年5月至2017年11月期間,吳軍豹、任偉強等人明知其學校不具備心理學教育和心理治療的資質,仍違反辦學許可規定,擅自對該校新生施行有關心理治療、精神障礙治療活動的所謂“森田療法”,在校內設立“小黑屋”,經常將新生投入“小黑屋”禁閉七日,非法剝奪學生的人身自由。
據公訴機關指控,吳軍豹、任偉強以關“小黑屋”的形式,先后禁閉學生240余人次,“禁閉時間三日至十日不等”。
在案發之前,吳軍豹等人曾將“小黑屋”稱為“煩悶解脫室”,將“不聽話”的學生關押其中是實施“森田療法”。
上世紀20年代源于日本的“森田療法”,被認為是一種治療神經癥的特殊療法。中國心理衛生協會森田療法應用專業委員會的主任委員李江波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曾介紹,“森田療法”的實施并非強制性,“這種療法是在事先征得本人同意的情況下進行,不是鎖在屋子里,(患者)是自愿地躺在那里?!?br />
南昌警方介入偵查后,吳軍豹等人的“森田療法”真相逐漸浮出水面。南昌市青山湖區檢察對此案進行審查后認為,被告人吳軍豹、任偉強、張順、屈文寬、陳賓共同非法剝奪他人人身自由,應當以非法拘禁罪追究刑事責任,建議均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被警方調查并列入案卷的本案被害人有12人,此次提出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的是其中3人。
7月3日,吳軍豹的一名辯護律師告訴澎湃新聞,上次刑事部分庭審時,吳軍豹對非法拘禁的行為“認罪悔罪”,辯護律師對其進行了“罪輕”辯護。
“但就本次庭審來看,吳軍豹和任偉強依然沒有任何悔意和歉意,沒有任何悔罪的表示?!?月3日的庭審臨近結束時,原告人的代理律師張程稱,希望法庭在定罪量刑時對吳軍豹是否真心“悔罪”予以考慮。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崔烜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豫章書院,“豫章書院”,非法拘禁案

相關推薦

評論(4402)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人妻.中文字幕无码_人妻av中文系列_人妻 熟女 制服 丝袜 在线